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直人直语

宽心容物,虚心受善,平心论事,潜心观理,定心应变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念之差  

2017-05-21 18:57:00|  分类: 我的原创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角已经有三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。父亲过早的离世,母亲的改嫁,他和孤儿差不多。后爹的白眼和眼神里透着骨头里的鄙视,让小角觉得就算饿死也不能在继父家生活下去了。母亲的软弱更是助长了继父的嚣张气焰,无论白天还是夜晚,只要继父对母亲稍有不如意就拳打脚踢。

有一次小角终于看不下去了,上去劝解,继父骑在母亲身上,母亲伸手阻挡着继父下落的拳头,“别打了!”继父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,瞪着喝完酒后红红的眼睛,挥舞着硕大的拳头冲向小角,“呵,翅膀硬了,整天他妈的吃我的、喝我的,敢管老子的事了。”继父的举动让小角不知如何应对是好。有时小角真想拿刀捅死这个畜生,可是妈妈咋办。但小角心里早已暗暗发誓,总有一天他要杀了继父,为母亲出口气。

小角已经不小了,已经有十七岁了,个子也已经有一米七五。同他年龄相仿的一样,小角瘦瘦的,更显的个头不小。因为与继父与母亲怄气出来,小角身上也还穿着单衣,十二月份的哈尔滨,气温有零下二十多度。小角冻的哆嗦,但丝毫没有回去拿厚衣服的打算,一点都没有。况且小角也没有像样的厚衣服,天冷了,就加一件,再冷就再加一件。有时穿了六七层衣服,风一吹还是吹透了。小角此次出来就没打算再回去,就算饿死也不回去,再回来一定混出个样子来。

小角其实并没有想到去哪,早早辍学,小角也没有什么同学或者朋友。但是严峻的自然环境告诉小角,如果再不找个暖和的地方,很快就得被冻死。火车站是唯一的选择,那里有暖气,小角见过一些流浪汉躲到车站候车大厅。工作人员撵都撵不走,白天撵走了,夜里回来,和车站人员躲猫猫。有时工作人员也是睁只眼,闭只眼。只要还说的过去,总不能让人冻死吧。

小角摸了摸口袋,还有八块五毛钱。这还是妈妈私下攒给他的。第一天小角就在车站里睡了,睡的踏实而香甜,再也不用受继父的白眼、嘲讽和咒骂,这样小角心理好受很多。第二天小角用五毛钱买了烧饼将就过去了,小角不知道该上哪去,连能投奔的人都没有。正当小角第二天还想住在车站时,车站工作人员坚决制止了他,小角无奈,随便买了张票就上车了。

蒸汽火车呼哧呼哧的也不知道行驶了多少车站,第二天清晨,饥饿叫醒了小角,小角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。用仅剩的一块钱买了两根油条,一碗豆浆填饱了肚子,小角已经身无分文了。车上开始检票了,小角早就过了站。补票又没钱,没法,小角再挨了一顿臭骂后就下车了。

古城,小角用余光看了一下站牌,站牌很旧。已经到了晌午,太阳的光辉映射到雪上分外刺眼。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,小角不自觉的摸了摸裤袋,摸到底什么都没摸到,只是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那是小角从家里带出来的杀猪刀。杀猪刀是父亲留下的,本想用它杀了继父,出来时就带出来了。

小角没地方去,就去车站候车室暖和,毕竟那里还有个炉子,炉子烧的很旺,炉筒子烧的通红,但是实在太冷了,候车室的棉布帘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。小角呆了一会,冻的浑身发抖,必须找点吃的,或者是找个暖和的地方。

“不行就抢吧,”一个可怕的念头划过小角的脑海。“反正也比饿死强”,想到这,小角从裤兜了摸了摸近一尺长得刀子。心理陡然有胆了,反正大不了一死而已。东北二王的故事早已经家喻户晓,小角也零零星星听说过,饥饿带给他欲望,带给他无所畏惧的胆量。真的是“饿”向胆边生。

小角的目标定在食杂店上,刚刚进行改革开放,小卖店在一个村就开好几家,虽然也挣不了几个钱,但是足够生活了。小角从火车站上开始寻找目标,第一家离火车站最近,生意也最好,可是走进店里,小角就后悔了。老板长得五大三粗,凶神恶霸一般,冬天也露出他粗壮的胳膊,上面还有纹身。一看就知是不好惹的人物,多半是从号子里面蹲过刚出来的。更令小角难受的是,刚进门老板就死死盯着他看,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,小角感觉自己被看穿了,年轻的老板娘正要招呼他,老板就伸手制止了他。老板娘知趣的离开了。“你不是来买东西的吧,饿了吧,”老板说着扔给他一个法式面包,说完就死死的盯着小角。小角感觉自己被人剥光了一般,连内裤都没有了。小角羞得落荒而逃。

小角出来就后悔了,面包的香味和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。直到了第二家店,小角还都没有回过神来。又走了一家还是没有机会,不是人太多不好下手,就是被人家像贼一样的防着。不过小角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,小角知道在街里动手人太多,根本就不可能成功,眼见日落西山,小角必须要找到目标,否则今晚就是自己的最后一晚了。

小角从车站一直向西,西边是山,松塔上的白雪玲珑碧透,仿佛就在眼前。小角漫无目的的寻找着,临近傍晚,小角终于物色到了合适的人家。

开振兴食杂店的是来自山东的一对老人家,老人姓钱,解放后从山东支边过来的,老人家有三儿三女,可是除了上高中的儿子外其余的都在外地,尽管北方人不欺生,但是选择外地人下手无疑是最好的选项。到了老人家的店里,老人家早已看出小角的窘境,小角的衣服单薄,嘴唇冻的发紫。一杯热茶下肚,小角感动的差点落下泪来。小角老练的接过老钱递过来的香烟,熟练的点着。四处打量着老钱的小卖部,小角对自己物色对象非常满意,小店生意一般,地理位置也不算好,来往人不多,更为重要的是,老钱两口子的善良可以利用。小角把自己描绘成出门打工,钱包被偷,无法回家的打工仔。无论如何今晚是不能从老钱这空手离开的。趁着老钱夫妇忙的时候,小角偷偷地把刀子埋在了小卖部门口的雪地里。

留一个陌生人在家里休息,这是老钱夫妇也是始料未及的。本以为孩子吃饱喝足了就走了,可是眼见着小角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。老钱夫妇无奈,只好一杯接一杯的续茶。吃饱喝足的小钱显然有了力气,脑子也灵光了,他估摸着从老钱这弄个一二百元是没有问题的,当然先是借,不借就使用武力。老伴抱怨老钱把陌生人留下来住宿,老钱家原来只有三十多平米,后来为了开小卖部,在院子前面又盖了三间屋,平时老钱就住在前面的店里,老钱读高中的儿子钱文和老伴住在后院。

当弄清了小角借钱的意图,老钱没有生气,只是和小钱聊起了自己的经历,七岁去学戏,吃不饱饭,唱功不好师傅随便打骂。可以说吃尽了人间的苦,也看不得别人挨饿受罪。十五岁那年,参加了王耀武、吴化文的部队,由于记忆力好,虽不识字但能吃苦受累,被吴化文相中被安排负责后勤,后升至上尉连长。后来在解放战争中,吴化文被俘,部队解散,才辗转来到东北生活。

小角并没有听老钱到底讲的什么,小角也根本就没有心思听,小角心里盘算咋动手,何时动手,是借还是直接抢。直接抢自己还真有些下不去手,可是想到继父、想到妈妈,小角暗下决心,还是要干上一票。从老钱家的房子,小角判断也可能能多弄点钱。老钱告诉小角,六个孩子,每个人最低都读到了高中毕业,对于他这样的普通百姓,林业工人是非常不容易的,老钱已经年近七十,之所以还要这么努力、拼命,无非就是为了孩子。

 上高中的钱文回来了,钱文没想到父亲会留一个陌生人在家里住。可是父亲决定了,钱文也不好说什么。小角适时的提出想借钱,老钱爽快的答应了,借给小角三十元钱。语重心长叮嘱小角回家吧,别让家里人着急,叮嘱钱文第二天凌晨三点十分送小角上火车。钱文长得不高,不过很壮实,小角见了心理有点怯。钱文被父亲安排到和小角一个屋里睡,钱文很快就睡着了,可是夜里,父亲反常的叫醒钱文多次,钱文不解,父亲告诉他不要睡过了。

这一夜,小角一夜无眠。身边的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半大小伙子,小角没有十足把握制服他,等他睡着动手这样就会顺利多了。小角不停翻身,咳嗽,试探身边的钱文,钱文睡着了,轻轻的打着鼾。小角观察了一下房间,一个炕能睡三五个人,墙头除了钱文的书就是钱文的健身工具,拉力器、臂力器、握力器这些小角从没玩过。小角觉得是时候了,刚要伸手,老钱来了,叫醒了儿子。小角心力又开始犯嘀咕,每次刚要动手,老钱就像有眼睛看着他,适时叫醒了钱文。刀子在小卖店外的雪地里,没了刀子,小角的心里更没底了。

时间过的很快,钱文送小角去火车站,老钱交代一定送到火车上再回来。东北的凌晨,寒风刺骨,没有星星,也没有月亮,四处一片漆黑。尽管小角一再坚持不要让钱文去送,可是老钱坚持,没法只好随老钱。一路无话,脚踩在学生嗞嗞作响,一路上,小角多次让钱文回家吧,钱文就是不同意,因为老钱交代过。小角还惦记着屋外面的刀子,小角想取回来,可是钱文寸步不离。

到了车站,还有火车还有十几分钟进站,小角再次要求钱文回去,小角甚至有些生气了,可是钱文不为所动依然坚持看小角上车。火车进站了,下来稀疏的几人,上车人更是寥寥。小角无奈,披上老钱给的大衣上车了,上车后向钱文挥了挥手。

与车站的灯火通明相比,回来的路上是一片漆黑,刚才还有小角作伴,这会儿一个人都没有,看不清路,只能靠感觉往前走,一股莫名的恐惧包围着钱文,刚刚还毫无惧色的钱文害怕的跑了起来,而且越跑越快,除了耳边呼呼的风声,喘的粗气声,再就是踩的雪地发出的嗞嗞声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钱文不知道自己怕的是什么,是人还是鬼呢。钱文觉得自己要出汗了,从未感觉车站离家是这么得远。拐了弯,门口的灯亮着,那是父亲老钱为儿子回家准备的灯。

一股暖流涌上钱文心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