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直人直语

宽心容物,虚心受善,平心论事,潜心观理,定心应变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酒鬼  

2017-05-22 11:38:25|  分类: 我的原创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林是木风认识的第一个酒鬼也是唯一的一个。老林喝酒与众不同,每一次到了木风家的小卖部,都是要一个杯子,打二两小烧(小烧有五十三度)。然后一饮而尽,捂上嘴,不是担心露酒,而是怕酒味会从嘴里跑出来。

更另木风惊奇的是,整个过程几秒钟结束,老林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状,平静如常,脸上似乎还在回味着嘴里的酒味。有时要一块糖,有时不要。糖是不付钱的,这很让木风鄙视。每一次见到老林,总是让年小的木风想起中学课本上的孔乙己,孔乙己是穿着长衫,站着喝酒的唯一的人。而老林,不仅是站着喝,几乎算走着喝,从走进小卖部到走出,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一分钟,这速度。每次都令木风惊奇。

老林每天如此,不是早上来,就是晚上来。有时两个人都不说话,木风打上二两酒,老林照例一饮而尽,捂上嘴,扔上三毛钱,拿起糖果就走。

有时老林没钱了,也不说话,看着木风。木风打上二两酒,老林看着酒,像喝茶一样一气喝干。要块糖块就吃,冲着木风笑笑。说句“记上”。旋风般离去。老林的背影似乎感受到了木风鄙视的目光。

老林是林业局电影院的正式职工,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,电影院几乎是唯一的娱乐场所。在电影院工作是很吃香的,起码在木风看来是这样,看电影不花钱,而且还能混个熟人。

林业局的电影院是当时林业局最好的建筑,能够容纳两千多人,分为楼上楼下两层。而且不输给当时建造的中小城市的电影院,这颇另木风在内的林业局人自豪。

老林在电影院里的工作也让木风羡慕。每次看电影,这边预演结束,老林的强光手电就照过来了。“把烟掐了,快点!”老林语气坚定,不容许更改。许多人开始掐烟,还有些人把烟藏到手心里,把手伸向座位下面。没看到半小时,灯熄灭了,口哨声此起彼伏,叫骂声不绝于耳。老林又来了,强光手电刺的眼生疼,“赶快把烟掐了,说你呢!”“快点”。这次老林有点生气,有人掐了,还是有人躲猫猫。就这样一场电影下来,老林需要多次来控烟。

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许多人还在吸旱烟,吸卷烟。那个味道真是呛人,有时看着电影,屏幕上就烟雾腾腾。这时放电影的就停下来,老林就开始逐排要求掐烟,不厌其烦。北方人都是大嗓门,每次要求掐烟都跟打架一样。成为了看电影之外的又一个娱乐项目,有时有人和老林拌嘴时间长了,所有的灯就全打开了,这就意味着电影需要等着掐烟结束才能放映,于是刚才还指责老林的人,开始转变成指责不掐烟的人,这项工作有时需要进行十几分钟。每次都是以吸烟的人把烟掐灭,老林离开电影重新播放而结束。

除了管理吸烟的,吃瓜子也是非常普遍的,这边刚开始放电影,那边“可可”的嗑瓜子的声音就不绝于耳。东北人几乎都喜欢嗑瓜子,又称“毛壳”的东西。有时甚至把一整盘毛壳都带到电影院。不过,与吃瓜子比起来,管理禁烟难度要大的多。吸烟的有中年人,来放松一下,不希望被约束。而年轻人中有的是在热恋中,吸烟更多的是在异性面前表现出成熟,耍派,装酷的成分更多一些。

尽管老林耐心说服,有时也声色俱厉,但是很多人觉得票是自己买的,烟是自己买的,自己想怎么抽怎么抽。别人管不着,无视老林的苦口婆心,规劝教育。好多人不停劝阻,甚至有青年人无理取闹,言语威胁老林,让木风觉得老林这个活其实也挺不容易的。木风就曾见过几个年轻人被说急了,揪住老林的衣领就往外走。

老林其实很壮,虽然个字不算高,可是绝对属于肩宽背厚的类型,一般人他还真不怵,可是好虎敌不过一群狼啊。木风很为老林担心。

有很长时间木风看不到老林管理吸烟和吃零食了,吸烟的人越来越多,吸烟导致每场电影下来总是要停下来多次,看电影越来越索然无味了。渐渐的女性、孩子受不了离开了,有的年轻的情侣离开了。吃瓜子的声音几乎超过了电影的音量,看电影的人慢慢的减少了。除了老林没有人愿意去维持秩序,老林也没有离开,只是静静的坐在检票口,通红的脸膛,眼睛直直的注视前方,有人和他打个招呼,他就嗯一声,脸上很少有表情。

不过老林到木风那里的次数却在增加了,原来每天一趟,现在要去喝两趟酒。木风惊奇老林的酒量,更是惊奇为何老林要舍近求远到木风家的小卖部喝酒。

老林家住在小河北,与木风家的河西区隔着一条小河。小河北就有几家小卖部,没过多久,木风的疑惑就解开了。

一个中年妇女闯到木风家的小卖部,一把鼻子一把泪,把木风吓了一跳,过了好半天才弄明白原来是老林的媳妇。木风才知道老林的一些事情,老林有一次因管理吸烟被一群年轻人揍了一顿,身上虽无大碍,可是很多人说老林的脑子毁了,原本和善的人脾气变得暴躁,一次管理吸烟的年轻人,没能笼住火,把年轻人揍了一顿,告到了派出所,老林被扣了半个月的工资。这简直是要老林的命,妻子孩子的抱怨,让老林不堪重负,原本滴酒不沾的他开始酗酒。

先是在小河北的小卖部喝,慢慢的在媳妇的干预下,都不赊账给他。于是他开始换地方喝酒,媳妇找不到他,越喝越凶,变本加厉,他的为数不多的工资都被他喝掉了,每次帐要到家里,媳妇都要闹一次,不过老林依然我行我素。

木风再也不敢赊酒给老林。不过老林依然来过两次,第一次拿出钱,等着红通通的双眼,让木风打酒来。木风劝他,遭到无视,还没等木风说完,早已经混酒下肚出门而去了。

木风无奈,没过多久又来了,进了屋嚷嚷让木风打酒,木风说,他老婆不让卖酒给他,老林红着脸,好像想起来什么。照例喝完酒,一句“记上帐”。木风接了句,以后别来了。老林走到门口,脚步顿了顿。木风以为老林要发火,可是老林没有。

有过了两个月,传来老林死亡的消息。木风深感意外,还以为老林戒了酒。怎么突然撒手人寰。

木风的父亲道出原委,原来老木早就知道老林好酒,而且认识老林时就知道老林有酒瘾,老木没少劝老林,有时看到老林宁肯不喝水也要喝口酒那种表情,于心不忍,有时一两、有时候二两酒送给老林喝,慢慢的老林却不好意思来了。更为重要的一点,老林有钱了,尽管看电影的人慢慢减少了,可是电影票有提成了,晚上有值班费,老林拿着钱辗转到中心区喝去了,一次喝完酒,又打了二斤在电影院再也没有醒来。

老林的媳妇哭的死去活来,电影院无奈只好赔偿了事,老林的媳妇找遍中心区大小商店,寻找老林最后的足迹,开店者无一人承认认识老林,重利轻义可见一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