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直人直语

宽心容物,虚心受善,平心论事,潜心观理,定心应变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念之差续  

2017-05-23 13:42:29|  分类: 我的原创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角坐在咣当咣当的绿皮火车上,睡意全无,尽管已是深冬,车厢里仍弥漫着刺鼻的臭脚丫子的气味,旱烟刺鼻的气味,夹杂着厕所的恶臭充斥着真个车厢,只有到了停车的时候,列车员高喊,不要用厕所了,把厕所门锁死。用钥匙把火车门打开,上上下下的人,新鲜的空气唯有在这时才能趁虚而入,这时小角才能觉得鼻子好受点。

就这么回去,小角有些不甘心,火车上人并不多,躺在硬座的座椅上,裹了裹老钱送的大衣,温暖而舒服。是回家要看继父的白眼,母亲的眼泪,还是……,小角忽然觉得被老钱父子愚弄了,不能就这样回去,况且出门带的刀还藏在老钱家门口的雪地里。想到这小角在林口站就下车了。

林口,顾名思义,就是林海的出口,意味着再往里走就是莽莽林海,人烟稀少。可是现在林口不同了,是牡佳线上重要的中转站,来来往往的人很多。小角走出检票口,看到站前检票口处赫然挂出条幅:小心鸡西贼,当心佳木斯小偷。

    东北的经济在上个世纪90年代正处于痛苦的转型期,鸡西号称煤都,可是由于产煤经济单一,一旦资源耗尽,经济无以为继,造成人口大量失业,人口大量外流,被逼铤而走险的恰恰是经济极为落后地区。

    林口县不大,也是典型的两山夹一沟的夹皮沟地形,南北为山,主街为东西走向,从东关走到西关也就是行走半小时的路程。

没怎么出过门的小角还是被林口的繁华吓了一跳,东关的繁华,贸易的繁荣,让小角有了想找一份工作的冲动。三兄弟的贸易公司,小角来到了林口最大的贸易货站,听来来往往的人说,这是三个亲兄弟开的贸易公司,每天的营业额就有好几万。听的小角直咽唾沫。

当得知小角准备找个工作时,在贸易站干活的人嘲笑起小角来,你身材单薄出不了大力,这么小也吃不了苦。三言两语就把小角打发走了。

小角在林口无所事事的溜达了两天,什么活也找到,小角也懒得找,有一家老板想雇他拉货,每天夜里出发,每次出发一天两夜,坐在汽车后面,负责搬运和押运货物。待遇还算丰厚,每次三十元。东北的冬天,夜晚气温低至零下三四十度,即使是在驾驶室里人都冷的发抖,在车上的人冻的连手指都伸不直,脚都是木的,穿再厚的大衣风都能刺透,没有不冻伤的,原来的伙计也是吃不了这个苦,干了几天就走了。小角听的脊背发凉,未等老板说完,迅速跑开了。

老钱给的三十元除了住店和吃饭也花的差不多了,再去找老钱弄钱成了小角心里挥之不去的念头。这一次不能让老家伙骗了。花了两毛五分钱,小角买了个站台票,就上车了。

到了古城也就十二点半,因为寒冷太阳也是似露非露,能感受到太阳就在天空那里,你能感受到它温暖的光线,就是看不到它,冬天的太阳被冷气遮住了。时间还早,这一会钱文也在家,再有上班的人都没走,等到下午动手就容易多了。

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小角就开始迎着即将到来的落日向老钱家的振兴食杂店走去。很快小角就找到了埋在雪地里的刀,揣在怀里,小角心里踏实多了,一种叫自豪、还是叫自信或是自负的感觉从他的内心腾腾升起。

老钱不在家,出门进货去了,老伴在。据小角的观察,老钱的老伴不当家,钱都在老钱身上。小角悠闲的吸着烟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家常。没一会老钱回来了,老钱骑的是自行车,猛一看还以为是三轮车,自行车后面是加重的后架子,后架子两侧排满了罐头,上面用绳子绑的货物比老钱都高,老钱就是骑着这样的车子往返走六十多里路去进货,路上全是压实的积雪,像冰一样,又硬又滑,骑着这样的车子还带货这简直就是在走钢丝,年轻的小角惊奇年近七旬的老钱是如何做到的,老钱还未进屋,皮帽子后面的热气就腾腾而起,大衣已被老钱放到车子后架上。想必后背已经湿透。老钱见到小角笑了笑,小角慌忙帮老钱把自行车的后轮架上后架。小角使出浑身力量,后轮纹丝未动,再使劲还是这样,货物实在是太重了,小角脸红了。老钱看出小角的窘境,让小角帮助扶着前面的车把。小角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前车把上,才没让车把撅起。

小角没坐多久就表明了来意,吹嘘着连自己都不信的大生意,小角也没指望让老钱相信,最后就谈到借钱。无论如何让老钱借给他三百元,让他完成那并不存在的大生意。老钱笑了笑,掐灭了烟头。小角对老钱的举动很是生气,看来不来硬的是不行的了。小角起身右手伸向后腰去掏刀,“你干什么!”老钱一个箭步冲过去,用手紧紧握住了小角的手腕。小角感觉手腕的骨头要被捏碎了,本能的用左手去挡,老钱又死死握住了小角的左手腕,小角觉得两只手腕就要断了,疼的吱呀咧嘴,眼泪只在眼眶转。小角没想到老钱还有如此反应,这个年龄还有如此惊人的力量。

老钱双手一扽,小角就瘫坐在椅子上,刀子咣当掉在地上。“大爷,我只是想借点钱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”小角面红耳赤急于辩解。老钱给老伴递个眼色,老伴离开了。

“孩子,你这么小,不要干傻事,找点活干,实在不行学点手艺,不能走邪路啊。”“你上次来,我看你还是个孩子,我待你怎样,你怎么会变成这样,你家里爹娘知道会什么心情。”小角听到老钱说起家里的爹娘,鼻子一酸落下泪来,一五一十向老钱说起了事情原委。老钱听着,哭的也是鼻子一把泪一把,老钱想起自己的身世,从小也是缺少父母的疼爱,七岁离家,生活再难都要寄钱养家。老钱疼爱小角,像自己小儿子般年龄的小角。老钱把上货后身上仅剩余的一百多元钱,十元的、五元的、两元的、一元的,包括一毛、两毛、五毛的毛票都给了小角,小角感激的痛哭流涕,给老钱跪下。老钱哭着挥手,“走吧孩子,一定要走正路。”

从老钱家出来,小角没穿大衣,可是小角一点也没有觉得冷,他的内心生出腾腾的火焰,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去哪,自己要去干什么应该去干什么。

钱文放学回来,感觉家里有些异样,还有就是多出来一把杀猪刀,长而锋利,问了老钱,推说忘了啥时候买的,不知怎么被你妈妈找到了,钱文问妈妈,妈妈一脸愕然,她也不知道。钱文有些纳闷,这是谁放这的呢?

一年后,钱文放学回家,路上电线杆上贴满了协查通报,通缉抢劫杀人犯某某某,黑白照片上分明就是小角。钱文回去和老钱说,老钱斩钉截铁的说,不可能,钱文一定看错了。

一个月后,林口局派出所副所长兼指导员杨桂林拜访了老钱,带来了小角的一个口信。“大爷,我对不起你,是他们先惹的我。”原来小角早就到了古城,估计是想到站前第一百货买点东西,可是刚一进门老板就认出小角,盯得小角浑身不自在,小角这次是真来买东西的,自然底气足。“你瞅啥!”“我瞅你咋地,信不信我削你。”两个人争吵的时候,老板的儿子听到动静拿着棍子出来了,小角感觉要吃亏,未等老板儿子动手,一刀放倒了老板儿子。老板抓起一个空酒瓶子,照小角头上就是一下,小角用锋利的杀猪刀开膛破肚般就划开了老板肥硕的肚子。

 

 

小角躲进了山沟里,一个月后公安找到他时,小角饿的几乎要昏迷了,兜里还有近二百元钱,据小角交代那是用来还给老钱的。杨所长说,小角的继父和母亲知道小角出事后连面都不露,打电话也推说来不了。小角的那二百元钱用来做死者的丧葬费都不够,老钱的钱就不要指望了。老钱听后,表情复杂,掏出一根烟让了杨副所长,点着,自己也点着一根,深深的长出一口气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