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直人直语

宽心容物,虚心受善,平心论事,潜心观理,定心应变”

 
 
 
 

公告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山东省 济宁市 巨蟹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享受教育的快乐,享受快乐的生活!
 
近期心愿能多写点博……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圈子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一念之差(后记)

2017-5-24 23:58:45 阅读60 评论0 242017/05 May24

  钱文每次走过站前第一百货商店总是不自觉的想起小角,自从小角出事后,站前第一百货商店就关门了。这在古城镇可是黄金地段,紧缩的大门,厚厚的木板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,有人走过都会不自觉的看上一样,感觉不太正常。大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新店开业了,新店家也可能避免晦气,把商店改成了婚纱摄影,开业那天,放了足有一万响的鞭炮,红红的炮皮铺满了半条街。

小角走了,家里的杀猪刀也莫名的不见了。钱文不知道老钱有没有去看过小角,不过看到

作者  | 2017-5-24 23:58:45 | 阅读(6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一念之差

2017-5-21 18:57:00 阅读63 评论0 212017/05 May21

小角已经有三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。父亲过早的离世,母亲的改嫁,他和孤儿差不多。后爹的白眼和眼神里透着骨头里的鄙视,让小角觉得就算饿死也不能在继父家生活下去了。母亲的软弱更是助长了继父的嚣张气焰,无论白天还是夜晚,只要继父对母亲稍有不如意就拳打脚踢。

有一次小角终于看不下去了,上去劝解,继父骑在母亲身上,母亲伸手阻挡着继父下落的拳头,“别打了!”继父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,瞪着喝完酒后红红的眼睛,挥舞着硕大的拳头冲向小角,“呵,翅膀硬了,整天他妈的吃我的、喝我的,敢管老子的事了。”继父的举动让小角不知如何应对是好。有时小角真想拿刀捅死这个畜生,可是妈妈咋办。但小角心里早已暗暗发誓,总有一天他要杀了继父,为母亲出口气。

作者  | 2017-5-21 18:57:00 | 阅读(6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酒鬼

2017-5-22 11:38:25 阅读14 评论1 222017/05 May22

老林是木风认识的第一个酒鬼也是唯一的一个。老林喝酒与众不同,每一次到了木风家的小卖部,都是要一个杯子,打二两小烧(小烧有五十三度)。然后一饮而尽,捂上嘴,不是担心露酒,而是怕酒味会从嘴里跑出来。

更另木风惊奇的是,整个过程几秒钟结束,老林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状,平静如常,脸上似乎还在回味着嘴里的酒味。有时要一块糖,有时不要。糖是不付钱的,这很让木风鄙视。每一次见到老林,总是让年小的木风想起中学课本上的孔乙己,孔乙己是穿着长衫,站着喝酒的唯一的人。而老林,不仅是站着喝,几乎算走着喝,从走进小卖部到走出,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一分钟,这速度。每次都令木风惊奇。

老林每天如此,不是早上来

作者  | 2017-5-22 11:38:25 | 阅读(14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窗外

2016-12-16 13:58:57 阅读23 评论0 162016/12 Dec16

顺着京京家的后窗,不远处就是一条不知名的小河,或者也可以叫做小溪,平日里山泉汇集成的潺潺溪流把河西区和河北区分隔开来。小河通向乌斯浑河,乌斯浑河在满语的意思是凶猛的河。

六月的一天晌午,艳阳高照,骄阳似火。百无聊赖的京京趴在窗台上,漫无目的的看着天上变幻着各种景致的白云,有的厚如沸腾的瀑布,有的薄如蝉翼如仙人腾云驾雾,还有的细如游丝随风即逝,更有像硕大的棉花球般随风飘荡,在湛蓝的天空衬托下从京京头顶上飞快掠过,远处的白桦树发出飒飒声响。

作者  | 2016-12-16 13:58:57 | 阅读(2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一念之差续

2017-5-23 13:42:29 阅读6 评论0 232017/05 May23

小角坐在咣当咣当的绿皮火车上,睡意全无,尽管已是深冬,车厢里仍弥漫着刺鼻的臭脚丫子的气味,旱烟刺鼻的气味,夹杂着厕所的恶臭充斥着真个车厢,只有到了停车的时候,列车员高喊,不要用厕所了,把厕所门锁死。用钥匙把火车门打开,上上下下的人,新鲜的空气唯有在这时才能趁虚而入,这时小角才能觉得鼻子好受点。

就这么回去,小角有些不甘心,火车上人并不多,躺在硬座的座椅上,裹了裹老钱送的大衣,温暖而舒服。是回家要看继父的白眼,母亲的眼泪,还是……,小角忽然觉得被老钱父子愚弄了,不能就这样回去,况且出门带的刀还藏在老钱家门口的雪地里。想到这小角在林口站就下车了。

作者  | 2017-5-23 13:42:29 | 阅读(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
书法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
我的电子书架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电子书架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